网站首页  356bet 用网址   356bet指定入口  356bet体育下注  共享工程  工作动态  新书推荐  贝贝国学  电子书工坊  电子期刊  电子图书  读者留言  联系我们

文章正文阅读

           您的位置: 图书馆首页 >> 美文阅赏 >>


所谓距离,敌不过朝夕


 添加:356bet 用网址_356bet指定入口_356bet体育下注    点击:    添加日期:2017/5/20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咖啡变淡了

  和郑立之间的问题其实早就出现了,只是一直自欺欺人罢了。

  周末早上6点半,他在阳台接了一个电话,之后人就闪了,坚持四年的赖床习惯顷刻间改变,破门而出的时候,郑立折回身来,在门旁的正衣镜前驻足十秒,愈加反常。

  仅是在上个周六,郑立老板的催请电话都让他烦躁莫名,最终还是赖了十分钟的床才起得来,于是这个电话让我莫名紧张起来。

  隐约听到,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  能让男人瞬间改变习惯,且义无反顾地冲出家门的女人,要么新鲜,要么是多年不见的旧识。这个女人,又究竟是哪种?

  我把咖啡推给对面的大卫,一脸忧郁。

  如果把男人也分成新鲜和旧识,那大卫算是我十年前的旧识,当年在大学,如果不是郑立那一首情诗将我彻底打动,我想,现在牵手的那个人应该是大卫。

  大卫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默默地将咖啡拿起来,喝了一口,拧了拧眉毛,轻吐一口气,叹道,咖啡淡了。

  一脸诧异,拿起来,品一口,似乎没什么改变。

  大卫摇头,再叹,我说的是跟昨天比较,这咖啡淡了。

  突然笑了。心情还是昨天的心情,咖啡却不再是昨天的咖啡。也突然明白了大卫所指。

  告别大卫,拿出电话打给郑立,告诉他,早上给他热的牛奶,凉透了。

  面条也有委屈的时候

  我怕失去郑立。

  毕竟,我们有着三年大学的美好时光,有着四年朝夕相处的共同经历,老夫老妻一样的日子过久了,尽管说不上爱究竟到了什么程度,至少依赖是百分百的。

  我相信,郑立对我也一样,因为他说过,这辈子总也吃不腻。

  我是个不会做饭的人,因为打小喜欢吃面,所以对面情有独钟,炸酱、打卤、担担面,虾仁丸子面,样样精通,总是吃得郑立肠肥肚圆,心满意得。

  晚上,我做了各种口味的面条,却一直不见郑立的身影,打电话他说了一句就挂掉。

  我忙着,回头再说,先这样吧。

  面条一点点坨成了疙瘩,过了水,心烦意乱之下,竟然一根根断了,像一只只断了线的风筝,莫名委屈。

  泪落下来的时候,郑立打开了家门,时针指向夜里11点半。

  看到满桌的面条,郑立明显愣了愣,再看看我,他有些赧颜。当然,我想要的不是一句道歉或者三两句虚假的解释。

  拿起包,我冲出了家门,身后是郑立的叫嚷,大半夜的你想去哪儿?

  他喊得凶,我跑得愈加地快,心里有时间的人,怎么就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分分秒秒惦记的人呢?

  一路直奔酒吧,没喝几杯,人已经醉了。

  大卫到的时候,我只有冲他傻笑的份儿,他倒是满脸心疼,抱过我,默默安慰,我却哭了,我问,如果当初选择的人是你,你一定不会这样对我,是不是?

  大卫一脸诚恳,忙不迭地点头,当然,我会像珍惜眼睛一样珍惜你。

  半醉半醒之间,我愣了一下,何曾熟悉的一句话,当年郑立追求我的时候,说过不下千百次,结果又如何?

  我不相信。推开大卫,踉跄着要离开,大卫心疼,想扶我,这时却来了电话,他顾不上,扶起我,满腹心疼地说,让我来照顾你。

  他的电话固执地响着,我笑他,赶紧接吧,一定是安美打来的。

  安美是大卫同居两年的女友,人未见过却已闻名,因为每逢同学聚会,安美总是不放心大卫,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催请,所以在同学圈里无人不识。

  安静的午夜长街,电话响声如此刺耳,安美的固执,我的坚持,让大卫不得不接起电话,接起来,他却只说了一句,忙着呢,先这样。

  电话挂得异常干脆,却听得我心惊胆战。这样的回复是男人的惯用说辞么?

  心有一点点冷。

  郑立的电话就在这刻打来,毫不犹豫地接了,如同找着了告别大卫的下台阶。

  我说,马上就回去。

  懒于面对的何止是婚姻

  关于我的去向,郑立一直不问。

  先是一杯热牛奶,然后是两碗西红柿鸡蛋面。

  牛奶有助于睡眠,鸡蛋面是当初郑立学习做饭的第一课。那时,他喜欢围在我身边,看我如何下面,尝试失败过几次之后,最终决定只学这一种。

  面条冒着热气,郑立催着我吃下去,我突然泪流满面,上前抱过他,无语哽咽,郑立的嘴什么时候吻上来,完全不记得了,醒来时,我们相拥着在床头,又变得相顾无语。

  晚了,睡吧。郑立不接我的目光,转过身去。

  四年,从欢爱无尽到欢后无语,我们似乎真的走进了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。

  我张了张嘴,竟然不知该问他白天去了哪儿,还是该说自己晚上跟谁在一起。

  睡不着,辗转着,就看到了郑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心生一念,想知道给他打电话的究竟是谁,伸出手,够不着,身子动了动,就在快拿到手机的时候,郑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咳了一声,手在半空打住,缩了回来。

  一夜无眠。

  第二天依然周末,早上朦胧着刚睡醒,郑立已经穿戴整齐,他一边扣衣扣一边告诉我,今天我妈要复查,得到医院去看看。

  赶紧起身,穿衣,洗脸,琢磨着该给他妈买点什么。虽然没结婚,但跟郑家二老早已熟稔得如同自家人,特别是他妈一直把我当做准儿媳,尽点心意是应该的。

  我问郑立,咱买点蛋白质粉吧,那东西适合吸收还有营养。

  郑立一脸淡然,随便。

  走下楼,我到超市买东西,结账时发现现金不够用,跑出来找郑立要银行卡,刷卡的时候,记起他每张银行卡密码都是我的生日,心里突然就暖了一下,特意跑进超市又给他爸买了两瓶酒。

  郑立看到酒,有点不悦,看我妈,你给我爸买什么东西!

  我笑着回,两个老人,咱都得想着点不是?

  我笑得嫣然,郑立看着有些茫然,我挽过他的胳膊,心中却突然涌起一种家庭的感觉,试探着说,花就花呗,早晚还不是一家人。

 

 

上一篇: 夏和秋的爱恋
下一篇:
终于找到你了

 
 

 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安徽省356bet 用网址_356bet指定入口_356bet体育下注 www.jsts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图书馆信息中心

读者您好,您是本站第位访客